专注于知识产权法律服务

以诚信、优质、高效为法律服务原则

特许经营纠纷田勇律师成功维护公司合法权益

2018-12-20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浏览:132次

  当事人信息

  原告:重庆听风堂餐饮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南岸区江南大道28号协信星光时代广场L1-019。

  法定代表人:刘怡然。

  委托诉讼代理人:牟均发,重庆一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成都半饱兴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成都市锦江区红星路三段1号成都国际金融中心L606号商铺。

  法定代表人:邹珂,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田勇,公生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重庆听风堂餐饮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听风堂公司)与被告成都半饱兴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半饱公司)特许经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听风堂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牟均发、被告半饱公司法定代表人邹珂、委托诉讼代理人田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听风堂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退还加盟费150000元,并按照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标准计付从2015年3月23日起至款清之日止的资金占用损失50000元;合计共计200000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5年3月,被告与原告签订一份《合同书》,合同约定:原告加盟被告的连锁体系,经营半饱日式甜品,并有权使用“半饱日式甜品”为店名和使用“”和“”等商标自愿,加盟费150000元,品牌管理费每年50000元,合同期限为三年,从2015年3月23日至2018年4月23日止。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支付了加盟费150000元,并投入巨额资金租房、装修、开店,却发现被告授权使用的商标根本没有获得注册。于是,原告于2015年10月22日通知被告解除双方之间签订的《合同书》,被告于2015年10月23日收到该通知,故双方签订的《合同书》已于2015年10月23日解除。审理中,原告称作为特许人的被告不具备特许加盟的条件,披露的信息不真实,故从事的特许加盟行为属于无效的。半饱公司违反了《商业经营管理条例》第三条关于效力性的强制性规定,合同应认定无效;半饱公司未向听风堂公司提供真实信息,谎称其拥有注册商标,根据商标局的商标驳回通知书“”早在2014年12月26日就被驳回不得作为商标注册,“”也在2015年5月13日被驳回不宜注册使用,半饱公司明知被驳回而无权授权他人使用而签订特许加盟合同,属欺诈听风堂公司,“半饱日式甜品”和“半饱”商标已经被他人注册,半饱公司使用上述商标和“半饱”企业名称,本身就属侵害他人商标权;半饱公司不满足《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七条规定的“两店一年”、成熟经营模式、经营指导、技术支持、业务培训特许条件和能力。根据《商业经营管理条例》第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听风堂公司可以解除特许经营合同,《合同书》约定的特许经营期是三年,但听风堂公司经营尚不足半年,而且半饱公司重大违约,导致合同解除。因此被告应当将加盟费返还原告。

  被告辩称

  被告半饱公司辩称,原告解除合同的理由为合同无效,但该合同是合法有效的,原告解除事由不能成立。

  本院查明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原告作为甲方与被告作为乙方签订了《合同书》约定,乙方加入半饱公司连锁体系的级别为单店;乙方开店地址为重庆市南岸区江南大道28号协信星光广场L1层L1-019号房屋;乙方加盟半饱公司后,有权使用“半饱日式甜品”为店名和使用甲方有权使用的“”和“”商标;品牌管理费按照每年50000元支付,须在每年10月1日前支付;合同签订后,在2015年3月25日前乙方一次性向甲方支付加盟费150000元;合同期限为2015年3月23日至2018年4月23日;如乙方私下进行任何与甲方同性质商业经营,包括但不限于菜品接近、经营形式接近、装修设计接近、品牌名称接近等,甲方有权随时终止本合同,且乙方应向甲方支付赔偿金100000元和赔偿因此给甲方造成的全部损失;合同的变更、解除、终止均须双方达成一致的基础上以书面形式予以明确。除另有规定,任何一方不得单方面变更、解除、终止本合同,否则将向守约方承担50000元赔偿金,且守约方有权要求违约方赔偿其受到的实际损失;乙方所有需支付的款项,如果未在合同约定时间内支付,要按照应付金额每天1%向甲方支付赔偿金。

  半饱公司于2015年出具的《授权书》,授权听风堂公司在重庆协信星光时代广场开设半饱公司旗下“半饱日式甜品”加盟店,授权期限为2015年3月23日至2018年4月23日。《合同书》签订后,听风堂公司向半饱公司支付了150000元的加盟费。

  邹珂于2014年1月7日申请“

  ”为注册商标,申请号为138×××00。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于2014年2月12日受理商标的注册申请,于2014年12月26日作出《商标驳回通知书》,载明,“半饱”是人们日常饮食后身体感觉的一种状态,用作商标缺乏显著特征,不具商标识别功能,不得作为商标注册。邹珂于2014年8月8日申请“

  ”为注册商标,申请号为151×××58。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于2014年10月8日受理商标的注册申请,于2015年6月13日作出《商标驳回通知书》载明,该商标仅直接表示了服务的内容特点,用作商标注册缺乏显著性,且易导致消费者对服务内容产生误认,不宜注册使用。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5年12月23日作出《关于第151×××58号“半饱日式甜品及图”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载明,申请商标予以初步审定,由该委移交商标局办理相关事宜。

  2015年10月22日听风堂公司向半饱公司发出《解除合同通知书》载明,半饱公司称对“半饱日式甜品”和“半饱”品牌拥有合法的商标权,取得合法的商标注册,听风堂公司经查询未获得注册,半饱公司未按规定向听风堂公司披露相关信息,从事商业特许经营活动也未向有关行政部门备案,故通知半饱公司解除合同。审理中,半饱公司认可上述《合同书》于2015年10月23日予以解除。

  半饱公司提供软装指导、设计等照片,拟证明半饱公司按照合同约定给听风堂公司装修指导,听风堂公司对半饱公司提供的该证据无异议。半饱公司出具的成都到重庆的往返火车票、重庆半饱日式甜品南坪星光店装潢照片及听风堂公司的消费票据、发票,拟证明听风堂公司在合同解除后,继续使用半饱公司的商号,听风堂公司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半饱公司不是该商标的权利人,不能达到半饱公司的证明目的。

  本院认为,关于合同效力。原告认为被告违反了《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三条、第七条的规定,被告没有特许经营资源,并且,被告明知商标被驳回,“半饱日式甜品”和“半饱”商标已经被他人注册,被告使用上述商标和“半饱”企业名称,侵害他人商标权,被告披露信息不真实,合同约定的商标未经注册登记,合同无效,被告根据《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的规定解除合同。《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三条规定“本条例所称商业特许经营(以下简称特许经营),是指拥有注册商标、企业标志、专利、专有技术等经营资源的企业(以下称特许人),以合同形式将其拥有的经营资源许可其他经营者(以下称被特许人)使用,被特许人按照合同约定在统一的经营模式下开展经营,并向特许人支付特许经营费用的经营活动”,第七条规定“特许人从事特许经营活动应当拥有成熟的经营模式,并具备为被特许人持续提供经营指导、技术支持和业务培训等服务的能力。该条例第三条系关于“商业特许经营”的定义,第七条系管理性强制性规定,均不是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另外,“商标”和“注册商标”系不同的法律概念,未经注册登记的商标并非不能使用。从《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的规定看,商业特许经营也并未强制要求必须具有注册商标才能进行特许经营,并且,原、被告签订的《合同书》中,也并未载明“”和“”系注册商标。同时,从《商标驳回通知书》看,商标行政管理部门驳回申请的理由是对案涉商标的“显著性”存在意见,没有证据证明案涉商标有其他的权利人,并且,“”经过商标复审已初步审定。故被告认为原告使用案涉商标的行为属于侵权行为没有依据。综上,被告认为合同无效,没有依据,原、被告签订的《合同书》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关于解除合同。原告称根据《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十二条的规定“特许人和被特许人应当在特许经营合同中约定,被特许人在特许经营合同订立后一定期限内,可以单方解除合同”,第二十三条的规定“特许人向被特许人提供的信息应当真实、准确、完整,不得隐瞒有关信息,或者提供虚假信息。特许人向被特许人提供的信息发生重大变更的,应当及时通知被特许人。特许人隐瞒有关信息或者提供虚假信息的,被特许人可以解除特许经营合同”,并且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因而原告认为其解除合同于法有据。本院认为,《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十二条关于“一定期限”内被特许人可以解除合同的规定,实质是“冷静期”的规定,目的是为了保护被特许人,以缓冲被特许人的投资冲动,赋予被特许人可以反悔的权利。关于该期限,有约定的从其约定,没有约定的,应结合行业特点、商业惯例等确定,本案中,合同期限约3年,自合同期限起始时间至解除合同已达7个月,同时根据原、被告认可的证据,半饱公司已协助听风堂公司完成了软装设计,听风堂公司已经开始利用特许经营人的资源,本院认为已经超过《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十二条规定的可以行使单方解除权的合理期限。另外,根据上文的阐述,没有证据证明,半饱公司有隐瞒信息的情形,且听风堂公司陈述的商标未经注册登记,没有“两店一年”的理由,不能说明其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因此,本院认为,听风堂公司解除合同于法无据。

  综上,《合同书》合法有效,双方应予履行,原告解除合同于法无据,原告要求被告退还加盟费及支付加盟费的资金占用费用,没有法定和约定的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重庆听风堂餐饮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4300元,由原告重庆听风堂餐饮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人员

  审判长聂茸

  人民陪审员杨春

  人民陪审员杨海燕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书记员杜文彬

联系方式

电话:136-8404-3445

邮箱:tianyonglawyer@163.com

地址:成都市青羊区草市街69号恒昌大厦5、6楼

微信咨询